要不这样就当我狗带了吧

/升天
北欧组相关
养老养生
一天到晚游泳的🐠啊🐠

【冰塞】Melt

-很短,瞎写,占tag致歉。

『希望你的生命里有足够的云翳,来造就一个美丽的黄昏。』

很久之前塞西莉亚读到这样一句话,彼时她还坐在夏天的教室里,窗外是高大繁茂的杨树,它们足有教学楼那么高,整齐地生长着,将耀眼的眼光剪成碎影。

年迈的教师站在讲台上讲述着什么,苍老的声音里像是绕着数不清的树的年轮,可是她已经听不清了,就连原本粉笔在黑板上书写时发出的规律敲击声如今也毫无节奏。

于是她想起了第一次见到埃米尔的场景。

他有很多哥哥,每一个都不太一样,但还是那个穿条纹衬衫的让她印象最深——他跟亚瑟很熟,也总是带着埃米尔过来。

也是夏天,也是夏天,小小的埃米尔和小小的塞西莉亚。

埃米尔是个内敛的孩子,柔软的白色头发在耳边打着卷。他是个冷冰冰的小伙伴,塞西莉亚曾这样想,然而注视到埃米尔酒红色的眼睛时,却看到里面熊熊燃烧的火焰似乎要焚毁整个夏天。

他们去过田野,去过海边,在森林湖畔搭过帐篷,也在广袤无际的草原上看守夜晚的篝火——篝火也很明亮,却不及埃米尔眼中火焰的万分之一。

塞西莉亚想知道,埃米尔眼中的火焰到底是以什么做燃料的呢。

当他们终于坐在葡萄架下眯着眼睛数天空中的星星时,葡萄已经在头顶熟透了,塞西莉亚和埃米尔顶着灿烂星河,在灿烂星河里有一颗行星,在那里一天可以看到地球上一年份的日出日落。

然而现在离黄昏都还差的远,被裹在制服里的感觉实在不好受,她闷闷地拿笔尖戳着桌子,大概是要在桌面上戳一个小小的洞。在洞的旁边她会画些什么呢?她大抵是不想画的,因为这浅浅的洞里可能住着一只携带时钟的兔子。

她现在什么都不想做了,只是坐在一群跟自己同样身着制服的木偶里假装木偶。

“等到黄昏的时候我就解脱啦。”

接着她望向窗外,透过斑驳的树荫,即使那些杨树是那样高大,她也可以看到天空中摇曳的云霞。

她知道黄昏不会远了。

“我会帮你带走你厌恶的东西。”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埃米尔向她伸出手,说着从哥哥那里学来的【带有魔法意味的】话,于是塞西莉亚也伸出手去,紧紧相握。

碎片的阳光照耀之下,身着制服的木偶起火了,塞西莉亚顺着火光望去,看到冷冰冰的埃米尔站在门口,眼中如初见那般,漫天火焰熊熊燃烧。

她又记错时间了,窗外的黄昏早就笼罩了一方天地。

她愉快地向门口跑去,像是第一次离开巢穴的雏鸟。

评论(2)

热度(4)